紗時計

WB@田中紗綾

[ES/薰奏]Angelfish

       来了,他来了。

       根据地板传来的些微震动,深海奏汰确信了某个人的到来。他缓缓睁开那翡翠般的双眼,又因为尚未适应清晨的阳光而眯成了两条缝。即使他对光线并没有那位自诩为吸血鬼的挚友那样敏感,今天的朝阳也确实是灿烂得过分了。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在喷水池里玩水,尽管一旦被发现就免不了说教,但是比起那些他显然更不善于忍耐,要他那么做甚至难于勒令守泽千秋把他见人就深情拥抱的怪癖改掉。

       可惜现在即使得到了学生会的准许,他也不能到喷水池里去了,或者说再也不能。

       但是这还不足以让他感到沮丧,随遇而安算得上是他的优点,况且他中意的那个人要来了。一步、两步、三步,停。转身时鞋底和地面略有摩擦,随后钥匙插进锁眼,转动的声响悉悉索索,终于伴随着清脆的“咔嗒”一声被打开。

       海洋生物部活动室的门被推开,绿色鞋尖的室内鞋踩在黑白相间的地砖上,羽风薰探头望了进来。他首先和深海对视了,然后环顾着活动室里贴墙放置着的几个鱼缸,在确保了所有水生生物都安然无恙后装作松了口气的样子,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奏汰。昨天晚上调整的水温还合适吗?”

       早上好,薰。

       深海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问话,眯着眼撒娇似地笑了,一只手抚在冰凉的玻璃上,缸中循环的水流拂动着他的头发,使那看上去更像是一团染透了蓝色的水藻。羽风看到了他手上的小动作,就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真拿你没办法……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那话语似乎是在抱怨,口气却没有丝毫不满,甚至还带着点宠溺的笑意。他走近了房间中央的巨大鱼缸,看着水中因为充满期待的眨眼卷起了细碎泡沫的他的同级生,闭上眼将自己淡色的嘴唇贴在了鱼缸的玻璃上。

       深海欣然隔着玻璃与他亲吻,而不把玻璃温度根本抵不上体温这点琐事计入此刻的考虑范围内,只是享受着两人之间稍许的安宁和甜蜜。

       阳光透过窗户又穿过玻璃,把这小小的房间里一切都照得明亮澄澈。那些深水鱼们也悠哉地在水中游动着,与它们这位异类而又无比近似的“同伴”分享着一点微小如星屑的幸福。


       (可有可无的设定说明:薰奏交往中!噗咔某天突然变成了和鱼类一样的体质,从此被薰哥养在部室的大鱼缸里……虽然我个人也觉得保持这个状态谈恋爱也OK,但是学生会应该不会答应吧!!下次把完整故事写出来。)

评论(2)
热度(19)
©紗時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