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時計

WB@田中紗綾

[ES]毒苹果

       在通过LINE收到天祥院发出的消息并且看到熟悉的微笑颜文字时,莲巳就可以推断出天祥院英智在长达两周的住院疗养后再一次出院了。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毕竟学生会长不在后最高决策权全部落在了他这个副会长手里,那些更高一级的他无法插手的文书也要提前分门别类以便缩短病弱的竹马案头工作的时间,费了他和衣更不少的时间精力。

       衣更毕竟只是个普通成员,即使他是把天祥院所在的组合fine从立于不败之地的王座上推倒进尘土之间的人物,公事也只能公办,万万不可因为学生会的事宜压缩了他参加组合练习的预定。综合这种种的原因,直到天祥院发消息起已过了两天的这个休息日,他才在一早将自己的房间收拾妥帖(并震惊地认识到自己已经忙得近一个月不曾整理过房间这一事实)后,前往天祥院家的宅邸进行拜访。

       莲巳熟门熟路地按下了门铃,通过电子屏幕和上了年纪的管家打过招呼说明来意,经由年轻的女佣带领一路走到了天祥院家呵护备至的小少爷房间门口。实际上他早在五年前就用不着佣人为他领路,甚至比一些新来的佣人更熟悉这栋房子了,就像他方才提醒为自己带路的女性多拐了一个弯。

       等他站在了天祥院的房间门口,女佣在他侧前方先叩了门。

       “是谁?”房内传来另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

       门外的女佣回答:“是莲巳家的少爷,来看望英智少爷的。”

       我可不是什么少爷,莲巳在心里反驳,嘴上却默不作声。他清楚这称呼不过是出于虚伪的礼节,从这个家中地位最高的天祥院家家主到最底层的两个女佣都被这种虚伪浸染了,十个字里八个字都不可信。万幸他们的英智少爷表面功夫做足,私下里却没有被污浊的所谓贵族品德所吞噬,不然莲巳一定不会再同他多说一个字。

       房里的女佣提高了声音说:“少爷说可以进来了。”这一边的女佣就为莲巳开了门,实际上这种请示在莲巳看来也是虚伪的,有种令人难以呼吸的作呕感。他走进房间,闻到空气中带着一点消毒水和香氛掺杂的气味,床边的柜子上摆设着一瓶有些枯萎了的花,花瓣的边缘泛黄且打了卷。天祥院对花卉没什么兴趣,大概也不会在意是否要定期更换,只是随意叫佣人插进花瓶里的。“呀,敬人。”天祥院抬起一只手招了招,朝他笑得很是愉快的样子。

       女佣在天祥院的身后放上两个靠垫以确保他可以坐得舒适一些,又为他把保暖的被子掖上,向莲巳示意后离开了房间。莲巳坐在床边备好的椅子上,不咸不淡地说:“看你这样子,在医院里是休养得不错了。”

       天祥院也不介意他的冷淡,直白地回答:“这一次感觉可以不用那么快就又回去住院了呢,我想在学校里多待一些时间。”

       莲巳叹了口气:“这一次可要好好把文件都处理掉啊……我会看着你的。”“嗯,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辛苦了吧,谢谢你。”

       然后房间再次陷入死寂。每到这时莲巳就不由得想,他们两个真是学校里最无趣的人了,一个在寺院的家里出生而对大多数同龄人感兴趣的事物都缺少关心、另一个则是在医院病床上度过了大半时光,纵使他有一颗充满趣味的心也受制于那脆弱的躯壳。

       忽然,天祥院开口了:“敬人,可以帮我从那边的果篮里拿一个苹果吗?”

       莲巳顺着天祥院指的方向看过去,贴墙摆设的长桌上放着一个果篮,一颗苹果放在那最上面。他按照对方所说的把苹果拿了起来,闻到了品质良好的苹果都会有的清甜香味。“我可不会削苹果啊,兔子苹果什么的就更别想了。”莲巳皱起了眉,“要我找个佣人来吗?”

       “不用,你只要给我就可以了。”天祥院伸出手,掌心朝上,仿佛无声地催促着,“我很想就这么直接吃一次试试看呢。”

       “……搞不懂你。”莲巳把苹果放在他的手掌上,在他取走苹果之后收回了自己的手。天祥院捧着苹果,笑得像个小孩子:“这颗苹果是鲜红的啊,敬人你一定是白雪公主的后母吧?”

       “我可不记得有过你这样的女儿,吃个苹果也能让你情绪这么高亢吗?”莲巳几乎觉得头痛了,即使他身为最了解天祥院英智的友人,在这时却根本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这种怪异的脑电波或许只有日日树可以破译,但是一想到日日树他更是头疼欲裂,反而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否应该继胃药之后又去买止疼药以备不时之需。

       天祥院总算安静下来,咬了一口那颗他所谓的毒苹果。莲巳注视着他的动作,当他咬下果肉时苍白的嘴唇和鲜红的果皮形成了了强烈的对比,构造出了一种奇妙的视觉。那并非能够让人感到幸福或满足的画面,品尝者也不是什么行家,只是平凡无奇地把它吃下去,却意外地有点吸引力,或许是因为这种粗糙的吃法并不符合天祥院家少爷应具备的礼仪和形象。莲巳想起转校生曾经提起过的一个词,似乎是“反差萌”或是什么其他字眼,在他眼里无外乎是些“无可救药”的东西。

       “很好吃呢,苹果。”天祥院咀嚼着,自言自语般地说道,“感觉自己还活着。”

       莲巳叹了第二口气:“又是谁说毒苹果的啊?”

       天祥院终于被他逗乐了,微笑着说:“那么,敬人你也就不是我的后母了呢。”

评论
热度(14)
©紗時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