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時計

WB@田中紗綾

[铁血/バルミカ]无题

       バルバトス在与MA的激斗中严重受损了。和没有参与作战的グシオン或是负责远程炮击的フラウロス相比起来,他的纳米层装甲被那只野蛮的机械鸟拆掉了大半,连驾驶舱都不得不一整个换成新的。老爹说他要被送到岁星的格纳库进行一次完全的整修,而他的驾驶员也要一道跟去。

       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バルバトス沉沉地想着,至少他还有三日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日月变得越来越习惯于和他相处。实际上早在バルバトス还作为动力源被マルバ藏匿在CGS基地的地下时,他就很钟意总是到他身边来午睡的三日月。少年不善言辞,想法也过于简单易懂,没有什么理想和大义,却比以往的任何一个驾驶员都来得与他亲近。而在三日月的右半身不再能够使用自如后,他变得更依赖バルバトス了,几乎把他当作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看不到バルバトス的话,心里总感觉有些焦躁。三日月倚在巨大的机体脚边,对他的小跟班ハッシュ如是说。

       尽管这其中也有バルバトス让少年超负荷的原因,但他的满足感早超过了罪恶感的比重,只因为三日月在他身边能够安眠。

       バルバトス有时对三日月常提及的那个团长オルガ不满。三日月总是说オルガ无论何时都是正确的,并且对オルガ的指示深信不疑。但是バルバトス从来不曾信服。

       バルバトス是一台MS,三百年前的厄祭战中幸存的72台敢达骨架之一,想要更换一些重要配件对他来说并不那么容易,所以三日月除非迫不得已都会顾虑到零部件的损耗。三日月是一个人类,植入了阿赖耶识的少年兵,而他的同伴仰仗于他的所向披靡,甚至使得他放弃了自己的右眼和右臂乃至现在连右腿都不会再听他使唤,可是他一个替换用的零件都没有。

       三日月说オルガ要为鉄华団带来幸福,但是鉄华団的幸福却不是三日月的幸福。

       去他妈的幸福,バルバトス想。

       グシオン在他的隔壁,怜悯地俯视着那个并不高大的少年。グシオン的驾驶员昭弘因为制动器的冲击早在作战前就已经陷入昏迷,理所当然的毫发无伤,而バルバトス伤害三日月算上这次就是再犯了。フラウロス比他俩都风光得多,一场华丽的烟花秀作为时隔三百年的初战对他来说正正好,语气得意洋洋:“我真不明白你为何着迷于这个小孩,バルバトス。”

       “这不关你的事,第四代流星号。”バルバトス反讥他。フラウロス一时语塞。他厌恶极了那个乡下小子给他起的傻名字,然而他的整备士ヤマギ对驾驶员的一切行为都予以了默许,还依照惯例把他也涂装成了驾驶员心仪的亮粉色,骚得像夜店门上庞大的霓虹灯。这让他很是泄气,终究没能再说出什么东西来。毕竟他们都只是没有人类驱动就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的旧时代的破铜烂铁,只是恰巧在一群穷小子手里找到一点可怜见的价值。

评论
热度(5)
©紗時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