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時計

WB@田中紗綾

[ES/薰奏]Angelfish

       来了,他来了。

       根据地板传来的些微震动,深海奏汰确信了某个人的到来。他缓缓睁开那翡翠般的双眼,又因为尚未适应清晨的阳光而眯成了两条缝。即使他对光线并没有那位自诩为吸血鬼的挚友那样敏感,今天的朝阳也确实是灿烂得过分了。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在喷水池里玩水,尽管一旦被发现就免不了说教,但是比起那些他显然更不善于忍耐,要他那么做甚至难于勒令守泽千秋把他见人就深情拥抱的怪癖改掉。...


[ES]毒苹果

       在通过LINE收到天祥院发出的消息并且看到熟悉的微笑颜文字时,莲巳就可以推断出天祥院英智在长达两周的住院疗养后再一次出院了。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毕竟学生会长不在后最高决策权全部落在了他这个副会长手里,那些更高一级的他无法插手的文书也要提前分门别类以便缩短病弱的竹马案头工作的时间,费了他和衣更不少的时间精力。

       衣更毕竟只是个普通成员,即使他是把天祥院所在的组合fine从立于不败之地的王座上推倒进尘土之间的人物,公事也只能公办,...

[铁血/バルミカ]无题

       バルバトス在与MA的激斗中严重受损了。和没有参与作战的グシオン或是负责远程炮击的フラウロス相比起来,他的纳米层装甲被那只野蛮的机械鸟拆掉了大半,连驾驶舱都不得不一整个换成新的。老爹说他要被送到岁星的格纳库进行一次完全的整修,而他的驾驶员也要一道跟去。

       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バルバトス沉沉地想着,至少他还有三日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日月变得越...

不知是巴度温家强大的遗传基因所致,还是单纯的我粉丝滤镜太厚的结果,
兄妹两人在被同一个人背叛、伤害、冷漠以对的时候,表情简直如出一辙。
坚毅的、决绝的、然后被那个人动摇了、陷入了深沉的哀伤和绝望里,满溢着泪水的眼睛像紫水晶熠熠生辉,把友情爱情诸如此类不能触及那个人内心分毫的东西融化在黑暗里、融化在冰冷的夜色里。

©紗時計 | Powered by LOFTER